2020欧洲杯滚球-

目前,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已

2020欧洲杯滚球-

目前,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已

目前,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已超3616万例,死亡病例数逼近62万。

美国国内疫情凶猛反弹,抗疫乱象依旧,美国政府仍剑走偏锋,死抓着政治化溯源这根它眼中的“救命稻草”不放。却不料,其国内数不清的病毒起源疑点早已欲盖弥彰,国际社会要求“彻底调查美国”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如此可观的早期病例为何不查

疫情在美国的暴发时间线一直是个谜。美国官方报告的首例确诊病例是在2020年1月21日。然而,从那时到现在,越来越多的美国民众在网上发声,怀疑自己或亲友早在这之前就感染过新冠病毒。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暴发之前的2019年,美国的流感季来得比过去15年中的任何一年都要早。

2020年4月底,美国媒体突然捅出一则重磅新闻: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市长迈克尔·梅尔哈姆确信,他在2019年11月突患的所谓“重症流感”其实是新冠肺炎。

△《纽约邮报》报道截图

若真如此,这要比美国“官宣”首例确诊病例早了大约两个月。而且,梅尔哈姆认为,他和此前的许多重症流感患者都可能是未被发现的新冠肺炎早期病例。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前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也早在去年3月11日的国会众议院听证会上公开承认,美国确实有原本被诊断为流感、实际上却是因为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的病例。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截图

更多被美国媒体公开报道出来的早期病例不胜枚举:

△《棕榈滩邮报》2020年5月6日报道,当年4月,佛罗里达州德尔雷海滩一个社区至少11人的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呈阳性,而他们早在2019年11月就出现了症状。

△《西雅图时报》2020年5月14日报道,华盛顿州斯诺霍米什县的两名居民在2019年12月出现类似新冠肺炎的症状,之后的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呈阳性。

△《洛杉矶时报》2020年6月21日报道,加利福尼亚州最早可追溯至2019年12月的40余起不明死亡病例或将改写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的时间线。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2020年9月10日宣布,研究发现,从2019年12月下旬至2020年2月,出现呼吸道症状和疾病的患者数量明显增加,表明新冠病毒在具有临床意识和检测能力之前就已经在美国的社区传播。

……

去年11月底,美国疾控中心科学家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新冠病毒早在2019年12月中旬就已在美国出现,比公共卫生部门发现第一例美国本土确诊病例要早一个月。

△《华尔街日报》报道截图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今年6月15日公布的研究结果支持了该项研究,认为新冠病毒早在2019年12月就已在美国至少5个州传播。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官网截图

如今,应该对美国进行溯源调查的理由又出现在了自然界。

据英国《自然》杂志网站报道,美国农业部研究人员对美国东北部部分白尾鹿的血清样本进行新冠病毒抗体分析研究发现,三分之一被抽样的白尾鹿体内有新冠病毒相关抗体,这表明它们曾感染新冠病毒。

△《自然》杂志网站报道截图

研究人员对保存更早的部分样本进行检测后发现,在2020年年初收集的样本中,有3个样本检测出相关抗体;在2019年收集的样本中,有1个样本检测出相关抗体。这让研究人员感到困惑:白尾鹿究竟是怎么感染新冠病毒的?

△《自然》杂志网站报道截图

如此可疑的生物实验室为何不查

数量如此可观的早期病例从何而来?线索很可能就锁在美军德特里克堡和北卡罗来纳大学的实验室里。

2019年7月,也就是美国“官宣”本国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大约半年前,美国陆军设在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突然紧急关闭。几乎与此同时,弗吉尼亚州北部地区突然出现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疾病。

△据美国广播公司(ABC)2019年7月12日报道,弗吉尼亚州北部一社区有54人出现发烧、咳嗽和全身无力等症状,2人死亡;该社区距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仅1小时车程。

紧接着,马里兰州和威斯康星州大规模出现了神秘的“电子烟肺炎”,并迅速席卷美国多州。其症状与新冠肺炎几乎没有差别。

△美国疾控中心官网2019年10月公布的数据显示,因所谓电子烟导致的“肺损伤”住院或死亡的患者将近2000人。

德特里克堡与生俱来的“731血统”、长期储存大量有毒物质和病原体的事实、历史上特别是近年来发生的多起毒物泄漏事故早已为人熟知。其突然关闭与同时出现的神秘肺炎疫情不可避免地引起外界的警惕。

同样值得警惕的还有与德堡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北卡罗来纳大学生物实验室。这所实验室的负责人拉尔夫·巴里克在全球“冠状病毒功能增益”研究界堪称权威。

△拉尔夫·巴里克

早在2003年,这位“冠状病毒之父”就曾在德特里克堡的陆军实验室成功进行了SARS病毒人工克隆的生化实验。

△在巴里克的多项授权专利发明人中,都出现了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研究人员。

但令人不安的是,这所从事着危险工作的实验室却和德堡一样,是个毒物泄漏的“惯犯”。

△根据北卡罗来纳大学历年年报提供的公开信息,巴里克的实验室在2012年至2018年间发生的实验室泄漏事故总数多达140起。

如此可怕的“病毒输出”为何不做解释

所有疑点几乎都聚焦在了德特里克堡。而围绕着这个美军生物实验室的疑点,还不只是美国本土的大量泄漏事故和早期病例。

近期,意大利和荷兰两个实验室对一些在新冠疫情暴发前采集的血液样本进行重新检测,发现了通常在新冠病毒感染者体内出现的抗体。

而意大利媒体《声音的力量》上月发文指出,很可能是2019年美军通过其“武装部队血液项目”(ASBP)将来自德特里克堡等美军基地的新冠病毒带到了欧洲,“这一传播路径不应被忽视”。

△央视《世界周刊》节目截图

同样蹊跷的还有发生在武汉军运会期间的怪事。

2019年10月,美国派出300余人赴武汉参加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期间,先后有5名美国选手出现发烧、咳嗽等传染病症状。有美国记者今年3月指出,当时被紧急接回国的自行车选手玛特捷·贝纳西可能是最初引发疫情的“零号病人”。

美国拼命掩盖的种种真相正在成为全世界共同寻求的答案。迄今为止,国际社交媒体平台上已有超过83%的网民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对美国进行病毒溯源调查,中国网民联署要求世卫组织调查德堡的签名也已超过2500万。

菲律宾《马尼拉时报》近日连发两篇评论文章,通过梳理美国2019年疫情暴发时间点后认为,德特里克堡是新冠病毒起源地的说法越来越可信。

△《马尼拉时报》评论文章《德特里克堡散发着恶臭》和《现在全世界都在呼吁:调查德特里克堡!》

韩国和日本报刊也发文批评美国将病毒溯源问题政治化。文章强调,如果有必要在全球进行溯源调查,“首要目标就应该是美国”。

△《韩国时报》网站文章截图

不管美国的“政治病毒”如何病入膏肓,华盛顿都不可能永远忽视全球人民对于真相的关切。疫情暴发的原因迟早会真相大白。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maipipe.com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